当前位置: 主页 > 引资游戏 >〈分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 2019中国财政、货币政策怎幺走 >
 
 

〈分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 2019中国财政、货币政策怎幺走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6-10  分类:引资游戏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在会议召开期间,市场传出这次会议将决定不减税不降费的传闻。随后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紧急出面澄清谣言,之后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发布的公报内容同样作出闢谣。

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度的中国总体经济政策要加强反经济週期的调整,及稳定总体经济需求,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虽然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是近几年的老调,但细部内容每年都会有所不同。在加强反经济週期的调整,及稳定总体经济需求的两大方针之下,接下来带领探讨中国政府如何在未来一年从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上做出因应:

1. 积极的财政政策

从财政政策方面来看,放在首位就是「扩大减税降费」的力道,降低整体企业营运成本。今年以来,中国政府就已经推动增值税改革,降低製造业、交通运输等产业增值税税率,减轻企业创新税务负担,刺激市场活力,促进经济结构由过去的以量为主,转型以质为主。在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大方向下,为企业和个人扩大减轻负担将成为未来积极财政政策的着力点。

〈分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 2019中国财政、货币政策怎幺走

增值税是中国税收总额比重最高的税种,由于增值税涵盖範围广,涉及商品货物、劳动服务、不动产、无形资产等各方面,因此,增值税的调降对于实现积极财政政策的目标将最为关键。而税率降低是最为直接的减税效果。

此外,继续推动增值税制度改革,如目前增值税存在 16%、10% 和 6% 等三种税率,可以想见纳税者都只想缴交 6% 的税率,此将会扭曲市场整体行为,不利于市场机制的运作,也增加税务机关的徵税时的成本。

最后,中国新修改的个人所得税法将于 2019 年 1 月 1 日正式实施。由于这次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明年要执行的重点工作中,扩大内需市场规模,改善消费环境,落实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等都是被提及的重点。这意味着,综所税将会成为下一步减税的主力之一。

至于备受关注的企业社会保险负担等降费问题,中国企业和个人缴纳五项社会保险费率总数处于偏高水準,实际费率与名目费率之间的差异过大,而且企业对于这些费用的负担也高低不一,因此也需要进一步降低费率,以降低企业成本、改善经营环境。

总之,即将到来的 2019 年,中国将继续实施积极财政政策,而「积极」的内涵将更加注重减税降费,力道值得期待。业内人士已预期明年减税降费总金额将超今年整体水準,预计在人民币 1.3 兆元以上。

2. 稳健的货币政策

货币政策方面,中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稳健的货币政策要在适当时机放鬆或紧缩,保持充份的流动性水準,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升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融资困难,及融资成本高的问题。而这次稳健的货币政策内涵已发生很大变化。
    
对比去年会议的叙述可以发现有五大不同点,第一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从「中性」变为「鬆紧适度」;第二是删除「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一词;第三是删除「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转为「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第四是则是强调「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目的在解决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及融资成本高的问题;第五是删除人民币汇率和防範金融风险相关字眼。
    
上述前三点变化,说明 2019 年的货币政策有机会更进一步放鬆,以确保经济稳定成长。若中国经济下滑速度太快,跌破 6.5% 的年成长率,预期明年中国人行可能会出现多次降準,甚至不排除降息的可能性。

除了使用降準降息的调控方式外,特殊的货币型工具也会启用,如近期中国人行宣布创设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 (TMLF) 就被外界看做是「定向降息」的开始。

由于中国人行长期以来都有序的弹性调整中国金融体系流动性,因此货币问题并不是市场担心重点,而经济前景下滑所产生的信用收缩问题,则是市场关注焦点。因此,针对信用风险,中国人行是否会推出中国式量化宽鬆值得留意。
    
货币政策叙述的第四个不同点,就是放在目前中国社会融资成长持续下滑的癥结点。今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相关主管部门就推出多项政策,目的在于疏通货币政策传导管道,解决社会融资持续萎缩的困境,其中,明年影子银行,及中国银行业表外监管机制扩大放鬆,对于解决未来中国社会融资成长持续下滑将起到很大的作用。

〈分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 2019中国财政、货币政策怎幺走

最后,在 2019 年货币政策目标中,删除人民币汇率和防範金融风险的叙述。这背后可能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是主管机关意识到 FED 升息週期已迈入尾声,中期来看,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有机会纾缓,同时中国政府目前把避免经济快速下滑放在第一位,槓桿问题则在能控制範围内就好;二是货币政策以内部为主,对人民币汇率弹性的容忍度有所提升,而在经济下滑压力下,结构性去槓桿的力道可能减缓。两者背后释放的讯号是相同的,2019 年人民币汇率和金融防风险都不再是货币政策的主要考量点。

由于目前中国处在内部经济成长下滑,外部中美之间贸易摩擦,以及全球经济下滑等多项不利因素。市场期待中国政府能针对这些利空,在政策推出上有善意回应,而今年的中国中央经济工作就表态未来中国政府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需求,有针对性主动引导市场预期。而这次会议强调将推动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便是在回应中国社会关切的重点。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热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