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探险近年 >我们是自我表演的世代,而没有Instagram滤镜的生活你还 >
 
 

我们是自我表演的世代,而没有Instagram滤镜的生活你还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7-10  分类:探险近年

柏林的地铁里挤满了聚精会神专注看手机的人,彷彿万有理论在手机上对着他们闪闪发光。每次看到这些人,我都不禁会想到电影《鸟人》(Birdman)里的爱德华.诺顿大喊:「来吧,你们这些人,不要那幺可怜啊!不要只透过手机萤幕来看世界吧!」这个观念当然是该推、该讚的,因为,实在不好意思,我自己也和那些人没有两样。

我们活在两个世界里,一个是现实世界,另一个是虚拟世界。在智慧型手机的萤幕上,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是透过滤镜进行的,脸书、Instagram或Tumblr这些滤镜让我们的目光改色变形。在所谓的社群网路上,我们看到一大堆别人生活中的高潮,好像翻阅一本又一本的相册,内容尽是由成串的幸福片刻组成,但是它们和真实世界之间并没有必然的关联。

说实在话,对于自拍的照片,我一点也无法欣赏,因为大部分人的表情看起来都像是对着镜子练习了好几个月一样,和真实生活一点也不相关。我喜欢随手拍的照片。最好的照片,都是照片上的人不知道自己被拍的情况下产生的,也许是因为这种照片里面有故事,而不是只让人看到一张张像被钉书机钉死的嘟嘴面具。看不到人,只看到刻意摆出来的姿势,没有一点真正具体实在的东西。

不过,自拍照大受欢迎,也有其逻辑。毕竟社群网路是培养自恋心理的好地方。《明镜》週刊有一次写得很好,社群网路是「自我助推器」,我们是自我表演的世代。我们在社群网路上展示的,不是我们的自然本色,而是要让别人看到的我们。大家都像在演戏般扮演自己,都将自我当作一个角色般自导自演。

如果幻想跟真实碰头时……

如此看来,在社群网路上,我们被幻想包围,置身于经过夸张处理的世界中。这个世界的要求是我们无法满足的,因为我们生就没有一副像被Photoshop 处理过的完美脸孔,我们的生活不是由无止尽的精采片段组成的。总有一天,幻想与真实要碰头。结果有可能会让人非常失望。

例如在约会的时候。

我认识一个男生,在他和一个女生初次约会之前,他们两个人已经在聊天室聊过好几个星期。要是我们心目中对一个人的形象完全由照片和简讯构成,很快我们就会对他或她产生一些想像,将我们理想中的种种条件投射在这个人身上。

一个女生的声音或是她举手投足的姿态,都是她给人的整体印象中相当重要的部分,直到我认识的人告诉我他约会的经历,我才发现我从未清楚意识到,不是从最完美的摄影角度看一个人所看到的那些部分,也属于这个人给人的整体印象。

「我靠,」他垂头丧气地说,「这是我头一回不是透过Instagram滤镜看到她。」

「噢。」我心里想。

「刚开始我根本没认出她是谁,」他大失所望地摇着头,「接着她开始开口说话。」

显然这时候零星的印象开始拼成一个整体来了。我必须说明一下,那个女生说了很多话,多到他当时只能任由她的谈话术无情摆布。「我去结了帐回来,她还在回答我二十分钟前问的问题,」他说,「我们那次见面的谈话一直是这样。两个钟头都是。」

就这样,之前数週的沟通,在短短两小时内烟消云散,他对她的兴趣也一样。

「要是你们之前打过电话就不会有这个局面了。」我说。

有一句很棒的话说,我们的智慧手机萤幕四周那模糊不清的边缘叫做生活,对这句话有感受的人似乎正在逐渐减少当中。许多人因为比起现实更重视虚拟世界,在生活重心的设定上有了不小的变化。而这样的变化正日益加剧。透过智慧型手机的使用,我们一天当中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的世界里。大家都变成了宅男宅女而未察觉,因为这样的过程隐而不显。当我们置身在改变当中的时候,往往不会察觉;直到状况真的已经发生变化了,我们才会发现。虚拟世界占据了我们生活中愈来愈大的空间,大家都没有空做别的事,我们得上Tinder,用Instagram,上脸书或写电邮,总是有什幺这类的事得做。

我们难得闲下来。只不过,当我们忽略手机萤幕四周那模糊不清的边缘,忽略真正的生活时,问题就来了。

几个月前,我认识的人麻友就遇到这种情况,只不过他是那被忽略的真实生活。很不幸。

他和索菲亚初次约会。既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而且有很充分的原因。由于我知道他们约好晚上八点在腓特烈斯海因区(Berlin-Friedrichshain)的「百水」(Hundertwasser)见面,所以当麻友八点十七分打电话给我时,我的确颇为讶异。

「怎幺了?」我问。

「实在太烂了,」他说,「才经过五分钟,我就结束了我们的约会。」

「所以这要算是一次典型的五分钟约会,是吗?」我笑着说。

「可以这样讲。」他回答。他们刚见面打招呼时一切都还好,但是等他们坐下来,那个女生拿出她的手机放在桌上后一切就变了。她的手机一直震动个没完。

「稍等一下。」那个女生说,一边很快写了一则简讯,之后手机又开始震动起来。

「你手机怎幺一直响个不停啊?」麻友很不耐烦地问。

「哎呀,只是脸书啦,」她一边继续打字一边说,「还有Tumblr。」

搞什幺啊,麻友心里想,同时慢慢站起身来。然后他说:「那我得走了。」

「什幺?」索菲亚激动地喊,「你就这样让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吗?」

「对啊,」他面带微笑地说,「你并不是真的孤单一人嘛。」

他离开了餐厅,那个女生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走掉。他走到街上时,回头看了一眼,索菲亚还在忙着滑她的手机。如果要举例说明,社群网站有多讽刺地让我们和真实生活中的社群连繫中断,这个女生可说是很好的例子。也许麻友应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付了饮料费后,传个简讯给她才对。这搞不好非常有娱乐效果,有现实讽刺剧的水準。

大约一个月前,朋友的十六岁女儿不小心把手机摔到地上,萤幕粉碎不能再使用时,她的反应有如身上某个重要器官被活生生摘除掉了一般,而且还是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对她而言,那简直是一次濒死经历。活着,但没有了智慧型手机,对她简直完全无法想像,彷彿她生活中无比重要的一部分一下子消失了,她好像错过了什幺,再也不能参与朋友的生活。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大谬误。

当我们的目光匆匆扫过脸书上一些朋友的动态消息时,我们只是自以为、但并未真正参与他们的现实生活。我们只是隔着一段距离,从远处观看他们。我们误认为在他们的照片下按讚或留言,便等于积极参与了他们的生活,我们很容易忘记,花在脸书上面的时间并不是真的与他们共度,而是自己一个人过的。到最后,我们终究错过了真正重要的时光,将来会存在我们回忆中的宝贵时光。人与人相遇的瞬间,才是生活里真正重要的时刻,才是持久的东西。

有人说,我们应该乾脆这幺想,你遇见了你一生中的真爱,但是你没发现,因为你只顾全神贯注地盯着你的智慧手机看。没有其他景象能比这更传神地表达我们错过的种种机会。

当然,问题是,如果有机会遇见你的真爱,你会不会去跟他/她说话。可能不会。

但至少你注意到他/她了。而且还不用Instagram滤镜。

这就是很好的开始。

相关文章:

少了智慧手机的两週,我多了让自己变健康的七件事试试跟朋友出去不带手机,你会看到很有趣的画面放弃智慧手机带着旅行书,老派的旅行或许更「轻盈」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爱无能的世代:追求独特完美的自我,却无能维持关係的一代》,天下杂誌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米夏埃尔・纳斯特
译者:高莹君

这本看似关乎爱情的书,窥见的其实是20到40岁的世代在数位与现实生活中的虚拟存在感与无力感,在爱情、职场、生活关係上的困境。从来没有一个世代像他们一样,从小到大一直被灌输要竭尽所能成为一个独特的人,自我实现是在每个人心中不断膨胀的巨大渴望,颠覆了这一代的工作与爱情价值观,开始不同的探索与寻寻觅觅。

作者米夏埃尔・纳斯特是德国当红新生代社会观察家,欧洲媒体誉为新世代代言人。在本书中,他分享身边朋友的故事,也自我观照,幽默犀利地描绘现今长期单身而自恋的世代面对的关键演变与困境、无以定位的两性关係、虚拟按讚的完美认同感、自我优化信仰下的不安感、怀抱梦想又实现不了梦想以致人生计划不断延宕等无力现象。

我们是自我表演的世代,而没有Instagram滤镜的生活你还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热文章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