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推荐生命 >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音乐:The Dead South >
 
 

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音乐:The Dead South

作者:   发布日期:2020-07-10  分类:推荐生命

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音乐:The Dead South

  来自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雷吉纳的蓝草(Bluegrass)乐团「The Dead South」,身穿白衬衫、黑吊带、黑裤和西部帽,外型就像是与世隔绝的阿米希人(Amish),而且至今还找不到维基百科的介绍页面。这支看似神秘的乐团不单有帅气的外貌,其旋律欢快愉悦的歌曲也让人忘却烦恼,甚至忘记自己身处哪个时代。

  他们用沙哑的嗓音唱出兇杀案、不睦夫妻或堂兄妹恋人私奔的故事,伴随着斑鸠琴、曼陀林、大提琴和吉他等传统蓝草乐乐器,并偶尔辅以口哨、鸣叫、吶喊和响指声。他们现场演出的氛围也非常欢乐,乐迷有时还会学他们的装扮,并在台下手舞足蹈地随着歌曲跳舞唱歌。

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音乐:The Dead South

  The Dead South最初由奈特‧希尔茨(Nate Hilts,主唱兼吉他)、史考特‧普林格(Scott Pringle,曼陀林兼人声)、丹尼‧肯扬(Danny Kenyon,大提琴)和科尔顿‧克劳福德(Colton Crawford,斑鸠琴)四个大男生组成。近期则有一些人事变动:原本的斑鸠琴手克劳福德换成了备受敬仰的斑鸠琴手乐手伊丽莎‧多伊尔(Eliza Mae Doyle);艾瑞克‧梅尔森(Erik Mehlsen)则被聘为大提琴手参加巡迴演出,而原本的大提琴手丹尼‧肯扬还是乐团成员之一。

  组建一支摇滚蓝草乐团的想法,最早是从希尔茨和肯扬开始。希尔茨和肯扬在高中曾短暂一起在另类油渍乐团里玩音乐,2012年希尔茨开始接触乐团「Trampled By Turtles」、「Old Crow Medicine Show」和早期蓝草表演者的音乐后,两人都产生一种「何不置身到与自己文化和传统相关的音乐里」的想法。于是这件事促使希尔茨开始唱歌,他们写出一些作品并在当地的咖啡馆和小酒吧里演唱。

  不久之后,他们偶然认识了本来热衷于金属音乐的克劳福德,以及富有创作才华的普林格。克劳福德和普林格的加入使乐团阵容齐整,并赋予音乐更多地灵魂。克劳福德入团后才开始学习斑鸠琴,普林格则从吉他手转为曼陀林乐手。由于四个人都没有任何蓝草音乐的基础和头绪,只是秉持做出有趣、带点玩笑却不失严肃的音乐,这种埋头创作自己也不知道在做哪种音乐的冲劲,其结果是他们写出有别于传统但十分独特的蓝草音乐。

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音乐:The Dead South

  2013年乐团发行首张专辑《The Ocean Went Mad and We Were To Blame》后,开始到世界各地演出,除了加拿大与美国以外还多次到欧洲和英国巡迴表演。在德国汉堡的演出结束后,他们受到唱片公司的青睐签下合约,隔年交出了更成熟和完整的专辑《Good Company》。

  2016年乐团发行第三张专辑《Illusion & Doubt》,十二首歌曲包含了一连串古老但幽默的怪诞故事,关于旅行、偷情和杀戮这些世俗、日常的故事。希尔茨笑着说:「我们不是你以为的传统蓝草乐团,我们只是做我们能做的事;我们喜欢义大利式西部片和昆汀‧塔伦提诺(Quentin Tarantino)的电影,而这些事物也启发了歌曲的歌词。我们不是那种『乾净纯洁』的蓝草音乐,这点是确定的;我们更像是『污秽的蓝草乐』,里头经常有死亡事件发生。」

  在发行第三张专辑后,乐团重新为前两张专辑的歌曲拍摄MV。其中收录在《Good Company》里的〈In Hell I'll Be In Good Company〉一曲,其清新脱俗的乐声、骇人的情杀故事和团员们的俏皮笑容,在上传网路后立刻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并以惊人速度传播到全世界。

  目前YouTube的观看次数已经突破1200万,乐团经理布莱恩‧赫瑟曼(Brian Hetherman)说道:「每週都还会有更多的观看次数,我认为达到2000万观看次数应该没有问题。你看这是一支蓝草乐团,从来没有人想过居然能有蓝草乐团达到如此受欢迎的程度。」

 
上一篇: 下一篇:
 
 

最热文章

 
 

随机文章